yabo205

yabo205

  记者问,在庭审时,看到作案现场的照片,是不是觉得自己太残酷,他竟大言不惭地回答说:“很正常,是预料之中的事,而且自己的下场也是一样。”

  王万成只得一面加紧审讯,一面把自己的人撒出去,围绕被绑架者殷建华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殷建华开着一家电器发展有限公司,自任总经理,平时生意上往来的人员很多,背景很复杂,一时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点左右,躺在急救床上的小胡子绑匪突然自称叶伟明,浙江江山人,但祖籍却是河北唐山,1976年大地震中,父母双亡。他自幼流落江湖,四海为家,后来被一个江山老头所收养。他还自称到过青藏高原,偷猎过藏羚羊。这次是和一个河南固始人名叫姚龙的,一起到合肥实施绑架的,同行的还有两个陌生人,叫不出名字,人质已被这两个人带往河南,具体藏在哪儿,他也说不清。

  这名绑匪名叫法子英。1996年起,法子英伙同女友劳荣枝(女,1974年生)在南昌、广州、温州、南宁、合肥等实施犯罪,劳荣枝使用色相勾引看上去家庭殷实的男子,将其骗至出租屋后,采用持枪、持刀绑架勒索、抢劫等手段劫财,前后残忍杀害了7人。

  听了刘某的叙述,特别是听刘某说绑匪扬言自己是杀过人的人,曾掏出枪来威胁她的时候,王万成深感情况要比原先想象的严重和复杂。他迅速布控,把几名侦查员撒到几个楼梯口,自己又贴上去,对绑匪所处的409 室的情况作了实地侦查。还好刘某已经出来,否则真是不堪设想。根据刘某的回忆,绑匪几次与她通话,都用的是公用电话,因此判断他没有手机,趁着绑匪还没发现公安的行动,王万成果断地令人剪断了刘某家中的电话。是放出来跟,还是围在室内打?王万成一时无法决定。绑匪手中有枪,一旦放出来,跟踪失败,不仅直接威胁到人质的安全,而且可能危及人民群众的生命。请示市局,市局杜明克副局长在综合分析了各种情况后,果断拍板:围捕!110大队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了各个出口。

  询问房主,得知房子是6月底租出去的,租房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留一撇小胡子。与他同来的是一个妆扮入时的年轻女郎,二人自称夫妻,浙江人。经辨认照片,租房的男人正是被警方捕获的绑匪,那个女人则不知去向。现在人质已死,活口却还没有撬开,一想到这一点,王万成就分外愤怒,所以车到合肥虽然已经接近凌晨2点,仍然不肯休息,连夜对绑匪进行审讯。

  记者从南昌市公安局获悉,目前南昌警方已赶赴厦门将逃犯押解回南昌,而此时距劳荣枝潜逃已整整20年。美貌教师大玩“仙人跳”,伙同男友残忍杀7人

  殷建华不相信。但法子英什么也没说,带上劳荣枝就走了。不一会儿,两人弄回一台旧冰柜。殷建华不知他们弄一台旧冰柜干什么,法子英安置好冰柜,又出去一趟,回来后,带进一个手拿木工工具的人。这是法子英在六安路口谎称自己要修门窗,随意找的一个小木匠。那小木匠一进门,就看见了锁在铁笼子里的殷建华,慌忙夺路而逃,却在阳台上被心毒手狠的法子英一刀刺倒,紧接着又是一刀砍在脖子上,几乎把头砍掉下来。然后,法子英和劳荣枝两人抬着,将尸体塞进刚买来不久的旧冰柜。这一切都是当着殷建华的面做的,其目的就是让殷看看他们的胆量。铁笼中的殷建华,目睹这一幕,早已吓瘫了,连说:我给你30万。

  法子英每讲自己的事时,都要抽烟。记者问,从材料上看你也是个很有头脑的人,为什么1998年因抢劫被判10 年刑满释放后仍又走上“黑道”?他竟说为了生存,要保证自己每个月的花费有一两万元。对于自己今天这个下场,他只承认输了,并说他最好的结局是从作案现场到刑场。这充分暴露出一个亡命之徒的嘴脸。

  昨日(11月28日),从厦门警方传来重磅消息,身负七条人命、潜逃20年的女逃犯劳荣枝落网了!!

  记者问,在法庭上,你为什么7次为劳荣枝辩护,你认为劳荣枝看上你的是什么?法子英这时显示出了“自信”,他说自己“很有魅力,像个男人样子,而且也有细腻、温柔的一面,光能打杀,只是一个武夫。”他还说在与劳荣枝认识以前就 与妻子协议离婚,因妻子认为离婚是不光彩的事,就没有办离婚手续。

  1999年6月21日,法子英带着劳荣枝来到合肥,分别以叶伟明、沈林秋的假身份证在一家小旅馆住下。6 月29日,双岗虹桥小学恢复楼吴家刚贴出出租房屋的告示,两人便以月租金500元的价格将房子租下来。在以往他们共同实施的绑架案中,曾出现过人质脱逃的情况,吸取这一教训,在双岗住下后,他们即一同到白水坝附近的一家焊接铺,焊了一个铁笼子,准备用它来囚禁人质。劳荣枝还特地配备了一个传呼机。当这一切都准备就绪后,颇有几分姿色的劳荣枝即来到三九天都大厦的歌舞厅坐台,以物色绑架对象。殷建华就是这时出现的。

  法子英承认自己小时候“是一个坏孩子”。从小不喜欢读书,喜欢踢足球,曾当过少年足球队队长,更喜欢打架,争强好胜,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的他,竟自称:“不欺负弱者,专跟强人斗,常因为一些小事,就和人打架。”母亲管不住他, 哥哥姐姐也拿他没办法。

  1997年10月,温州一家出租屋内,两个女子被杀,均是双手双脚被绑,脸朝下,趴在床上。这两个小姐一个是坐台女,一个是妈妈桑,可想而知都很有钱。案发后,因为所搜集的破案线索不多,失去了侦破的最佳时机,此案遂成死案。在坐等现场指纹与法子英指纹比对的过程中,笔者对温州警方来的两位同志进行了采访,他们说:现在我们的目标一致,不管是合肥还是南昌庆家都是同一目标,抓劳荣枝!5日下午5点,指纹比对一致,法子英承认不承认此案是他所为,都已是铁证如山。至此,仅有确凿证据的,就已经有了7条人命。在法子英的供述中,他说他们还曾到过广州、常州、南宁、厦门、东营、黄梅等地,每到一地,也都是劳荣枝出去坐台。她是否采用同一手法,勾引男人,实施绑架,然后残忍撕票杀人?到目前为止,警方还弄不清这两个杀人恶魔身上,究竟背负着多少条命案,但已发现的这些,也足以骇人听闻。

  后来通过调查,当然证实了他所说的纯粹是一派谎言!当晚9时27分,中市警方在一家小旅馆里查到一个名叫“叶伟明”的在此登记住宿过,家庭住址系浙江江山,估计就是那个小胡子绑匪。全体办案人员均感振奋,以为看到了一线曙光。但不久浙江方面就打来电话,告知当地查无此人。案子破掉之后,才知道绑匪身上有十几个这样的假身份证。

  劳荣枝,1974年生人,原系九江石油化工公司的小学教师。据法子英当年供述,1996年和劳荣枝在南昌杀害了三人(一家三口),之后又在温州杀死两人。加上在合肥犯的案,一共杀害了7名受害者。1999年6月底,江西九江人法子英与女友劳荣枝窜至合肥市,两人租住合肥市虹桥小学恢复楼209室后,即预谋准备工具绑架杀人。

  1996年7月29日,在南昌某歌舞厅坐台的劳荣枝将一个有钱的男人勾到临时租住的出租屋,采用的是与殷建华一案相同的手法。法子英拿出刀来,逼迫这个叫熊启义的男人给家里打电话。但熊启义在抓起电话的一瞬间,企图报案,被法子英一刀杀死。两人搜出死者身上的钥匙,再把他肢解开来,一半留在出租屋,一半装进一个黑色的大旅行袋。然后,法子英拎着这个旅行袋来到死者的楼下,神色自如地向人打听熊启义住在几楼。法子英站在601室门外,掏出钥匙,从容打开房门。这是晚上8点多,熊启义的妻子和他们两三岁的女儿都在家。法子英进去后,将旅行袋倒提起来,把碎尸块抖在熊妻的面前,让她拿钱。女人当时就吓傻了,将里的20多万现金全都拿出来。孩子吓得直哭,法子英就先杀死母亲,再杀死小孩,然后将劳力士表、手机等洗劫一空。遗留在西湖商城三楼出租屋里的熊启义的头和躯干,两天后才被邻居发现,当时的情形也和双岗出租屋一样,发出一阵阵强烈的尸臭。警方搜查了这座出租屋,从中发现一张名单,所列都是南昌有头有脸的个体老板,估计均为法、劳二人下一步勾引绑架的对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